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广电MCN,二次成长的“烦恼”

导语:据广电总局监管中心发布的《2020短视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20年中央级广播电视机构在抖音、快手的账号数为294个,省级广播电视账号5716个。

  时代正在催促广电“长大”。

  6G还未推出,整个互联网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前主流的内容形式被推翻,全民涌入短视频、直播行业,广电们的“看客心态”早已不合时宜。而此刻传统“广告+收视”的盈利模式固化、短视频与直播平台纷纷向广电们抛出“橄榄枝”,大多数广电选择借势入局。

  据广电总局监管中心发布的《2020短视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2020年中央级广播电视机构在抖音、快手的账号数为294个,省级广播电视账号5716个。

  无论主动还是被动,入驻短视频平台成了很多广电试水MCN的第一步。与此同时,部分广电以自身与平台之间的双向影响力力推相关的主持人账号、知名栏目以及内部“红人天团”。抛却以往的“媒体光环”,除了央视以及几家知名的省级广电媒体,中尾部的广电们似乎重新回到了同一个起跑线上。

  逆袭还是撤退?

  “优等生们”期盼持续霸屏,“差等生们”等待逆袭成功,如今的广电机构如果仅仅依靠短视频做新闻资讯的宣发,往往会再次成为陷入困局。

  短视频平台本身具备泛知识、泛娱乐、泛生活的特性,而广电机构要想做爆款往往需要不那么“传统广电”。以黑龙江卫视为例,5月14日,一条主题为“让男友跑起来”的抖音短视频红遍网络。

  该视频的创作者是黑龙江广播电视台官方抖音账号“汉水路333”,视频中身着正装、正襟危坐的主持人画风突变,忍俊不禁。视频发出不足一周,便收获了198.2万点赞、12.5万评论以及16.2万转发。

  2019年起,黑龙江广播电视台开始了广电MCN与短视频内容的探索。与大多数广电MCN类似,黑龙江广电以自身资源为整合出发点,通过抽调不同频道人员组成新的团队,而后打造“龙广电MCN”。

  截至2021年5月,“龙广电MCN”拥有抖音账号701个,粉丝3341万;快手签约账号326个,粉丝3248万。其中,主打娱乐内容的抖音账号“汉水路333”粉丝169.8万,而在这条视频火爆前,“汉水路333”的内容点赞数通常在几千到几万不等。

  如果自己跟自己比,这样的数据的确有了突破,但放眼整个MCN市场,“汉水路333”的粉丝数尚且不如许多平台中的一个中尾部网红。

  或许有人会说,广电MCN本身特质机制以及内容形态与社会化MCN截然不同,并不具备可比性。实际上,就发展阶段而言,整个MCN市场中社会化MCN机构已经进入竞争激烈的红海中,而广电MCN机构才只是开端。但回看时间线,广电MCN们的探索早在2018年已经开始了。

  2018年下半年,湖南娱乐频道、中广天择等开始随MCN潮流布局,而后浙江广电、黑龙江广电等纷纷加入,正值媒体融合时期,广电们纷纷开始试验。2018年6月,浙江广电与思美传媒共同成立布噜文化,通过整合创意与内容制作传播进行MCN机构探索。同年10月,湖南娱乐频道凭借多年积累的资源开始孵化自己的MCN机构,并搭建达人运营中心、五大内容工作室。

  2019年,电商直播与短视频行业攻势猛烈,内容模式也发生了转变。2019年下半年,浙江广电“黄金眼MCN”进行管理机制与考核机制改进,在短视频孵化、电商直播、账号代运营等方面打开局面。

  彼时,原先处于中尾部的广电机构也不断向MCN机构进军。2019年底,济南广电与贝壳视频联合成立“鹊华MCN”,通过孵化城市IP特色,深入到短视频平台,并提升变现效率。

  广电们加速入局MCN,但与社会化MCN机构走的路子却有所不同。对于社会化MCN而言,用出圈的红人成就品牌矩阵是通用打法,但对于很多广电MCN来说,更倾向于反向输出,依靠自身媒体的资源优势、影响力优势助推栏目出圈、主持人出圈,从而实现后续的商业变现与影响力巩固。

  无论是全国性广电还是地方性广电,最大的优势在于,在过去的媒体经验中,已经积累了一波粉丝。但另一个层面上看,这同样是他们的劣势,互联网流量资源并不是无限的,大家都想分一杯“羹”。

  在行业内卷加剧的情况下,广电MCN们已然或多或少地被卷入社会化MCN机构的激烈竞争中。

  “小风口”后的不确定未来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全国有超过30家广电机构向MCN机构转化。此前询问过诸多“广电人”,他们一致地认为目前的广电MCN其实正在从“小风口”向“大风口”冲击,但这其中的曲折往往比社会化MCN机构更多。

  “近几年国内MCN运营模式已走向成熟,但对大多数广电单位来说,MCN还是个新生事物。在短视频平台开放合作的姿态下,广电入局MCN是个好时机。”一个资深广电人提到。

  从商业变现的角度看,广告营销、内容电商、短视频等内容制作与代运营、版权收益及流量分成等是如今大多数广电MCN的变现渠道,另外相关城市落地活动以及公益性策划内容也都包含在内。此前,湖南广播电视台娱乐频道总监李志华公开透露,预计该频道2020年广电MCN收入超过70%。而2019年无锡广电“百室千端 智慧联盟”项目自2019年以来实现经营收入500多万元。

  此时,除了项目与栏目,也有不少传统广电主持人出圈。以此前央视boys为例,2020年1月央视boys首度合体后收获了一大波粉丝的支持。2020年五一当晚,抖音、央视新闻、国美美店等多平台同步播出的央视boys×国美公益带货直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当晚3小时,直播各大平台累计销售额突破5.286亿,累计观看人气超过2358万。

  另外,目前体制内与体制外合作的MCN机构中,孵化网红主持人成了越来越常见的方式,更容易被用户“买账”。

  这是一个方向,但出圈不易且容易同质化。无论是MCN机构还是主播个人,目前我们所看到的都是已经做出一些成绩的“典型”。一是在于他们基本上都是广电业内入局MCN的先行者,二是目前他们也大都处于广电MCN的头部位置。这些都是分散的点,对于整个广电MCN而言,总体是“挣扎”的“面”。

  原生型广电MCN机构或是外部合作型MCN机构的核心,都在于母体强大的内容基因和原本的存量市场,人员多为内部调动,小而全,整体变现能力有限。在与平台的合作中,一不留神更是给平台做了“嫁衣”。另外大多数广电MCN缺乏供应链优势,因而话语权层面上处于劣势地位。

  贝壳视频创始人兼CEO刘飞在接受《现代广告》采访时提到,“从今年来看,你会发现广电MCN其实是一个小风口,在媒体融合中越来越多地被提及,越来越多的广电与报业会去做,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让大家去找到一种平衡,或者找到一种普遍的一个存在的方式。”

  的确,广电MCN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这些成长中不可避免的“烦恼”也会一直伴随他们……

【责任编辑: 苗梦佳 】

推荐阅读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