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对话:DVB+OTT核心问题及产业链建设

导语:在12日下午分论坛结束后,参与对话的嘉宾分别围绕DVB+OTT落地推进中面临的核心问题及解决思路、DVB+OTT商业模式突破路径以及如何构建DVB+OTT产业链等话题展开了精彩的对话。

  6月12日-13日,第三届“融合创新研讨会暨首届智能网关与数字家庭发展论坛”在广州市亚洲国际大酒店举行。本届会议,除与全国各地的广电同仁共同研讨的融合创新发展之路之外,还对智能网关技术与数字家庭领域进行了深入探讨。

  在12日下午分论坛结束后,参与对话的嘉宾分别围绕DVB+OTT落地推进中面临的核心问题及解决思路、DVB+OTT商业模式突破路径以及如何构建DVB+OTT产业链等话题展开了精彩的对话。


图为:对话现场

  以下为对话实录:

  曾会明:今天下午几位嘉宾的演讲精彩,李总的主持也是非常好,最后有一个对话,两个会场合并在一起,这样的一个组织也是有一些考虑的,请上对话嘉宾。

  我下午一直很专心地听各位嘉宾的演讲,我们原来还设定了三个主题,第一个是DVB+OTT落地推进中便林的核心问题及基础思路,第二个是DVB+OTT商业模式突破路径,第三个是如何构建DVB+OTT产业链。这几个题目是我当时随手写的,一天的会议听下来。

  今天很多的嘉宾在谈的,DVB+OTT究竟走内网还是外网,外网是用自己的,还是借别人的道走自己的路,在这个问题上,想问几位嘉宾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是否重要,第二觉得内网好,还是外网好,不同的角色不一样,在座有两个运营商。我们随意一点,台上的嘉宾在谈自己的观点的时候,台上的各位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时举手。

  彭鹏:我代表我个人的观点,首先我这个问题一定讲的是在一个大的背景下,三网融合这个大的背景下,媒体之间,这个融合发展是任何力量和任何企业没有办法阻挡的,这个最纠结的问题,还是产业链上所有的DVB+OTT生态系统中对于参与方如何定位的问题,这是这里面最核心的问题,刚刚讲到所有的定位里,你吃掉我,还是我吃掉你,把整个蛋糕做大。在我们来理解,如果整个视频行业蛋糕做不大,在整个DVB+OTT的生态环境中,我个人理解有两个核心的角色,一个角色是互联网,有强大的资本,在背后做支持,他们有好的体制,有非常强的运营能力,这样的互联网的公司,还是作为在产业里面最核心的角色,还有用户资源,还要广告资源,这两个角色在整个产业链如何定位,如何优先地定位,这是业绩整个生态系统最核心的。如果最核心的这两级建立一个共赢的发展目的。

  从战略层面来说,大概有四个方面的意见。

  第一,目前DVB+OTT,我们在用户端的入口,可能我们有一个开放的形态,这个入口不是每家独占的。我们这段时间到一线做了一些沟通,从业务的形态来说,这两种业务形态对于老百姓来说不是很了解,这个里面的入口,如果涉及到产业两个最核心的产业链的参与者,如果两家都想独占,DVB+OTT一直没有很大的进展,主要就是这个原因,主要的参与方都想独占这个入口方,方现在方都认识到靠放某放一一家方面来做,很难把方面这个事情方面做出来。

  曾会明:我们这个论坛是没有主体的,是发散的,最后针对这样的问题。段有桥:我们跟电信和联通的合作,今天我们在这里谈DVB+OTT,我觉得会长的问题,我问大家是否重要,这是很重要的,我们的有线网干一件事情,我肯定是站在有线网的一边,公平地说,业务本身,有线网拿出电视频道的,电信每年交给电视频道节目费,这个都不是一个对等竞争,现在电信也做得不错,但是没有赚到钱,内网OTT和外网OTT非常重要。这个问题背后的根源,大家讨论这个事情的是什么,有线网忆秦做的都是非市场化的业务,这个业务在一些领域里面,有一些可以做,有一些不能做,还得从电视台,我们经常把这个内容或多或少地造成了一些矛盾,我觉得既然是一个市场化的业务,如果大家认为这个业务必须用市场化的机制来做,现在不仅要跟电信竞争,还要跟电视机厂家竞争,在爱奇艺的后台数据里面,有这么多竞争对手,这件事情必须得做,我个人的观点,我跟很多的有线网交流,大多数跟我的意见差不多,但是也有反对的,如果可以在内网做的可以就在内网做,如果不能在内网做,未来的电信联通的入口,不占白不占,大家知道爱奇艺的股东是百度,就是一个互联网的入口,如果未来我们受到的视频都能够从有线网的入口过一下的话,有线网肯定赢。如果大家养成一个习惯,看电视的视频,一个点播和直播一起看,我觉得在我的个人的观点里,我觉得内网和外网都要做,能够在内网做的就在内网做,如果实在不行就在外网做,我占一个入口就可以了。

  我们的目标就是在APPO,核心要快,有线网是起了一个大早,赶了一个晚集。

  曾会明:我先批驳你一下,你开始说内网和外网的问题,后来说能够做内网就做内网,不能做就做外网,能做内网做内网是什么概念,觉得哪个方向更好?

  段有桥:做OTT特别像中国和台湾的关系,所有的视频网站按照我的规格和标准和界面设计,设计我同意的产品包,这个是内网OTT,是有线运营商全控制的OTT,或者像湖南有线和芒果合作的SP模式,这个后台系统是谁做的我不太清楚,但是很接近,台湾这个地方不能像大陆这么做,这个特别像外网的OTT电视机系统里面已经装了大量的OTT的系统,如果我们能够让这些用户也能把直播和点播的观念,我讲叫信仰,大家看电视的信仰就是直播和点播在一起,你为什么不占领这个入口。我跟广东有线的几个领导交流说,买一个忠实的有线网的宽带,你现在用的事有线网意外的宽带,可以说服他,让他改为有线网的宽带,如果可以做到这点就更好了。如果怎么说都不行,一定要用电信的宽带,就占领入口。从用户的体验的角度上就一定回归直播和点播回到一起。

  曾会明:云端包括爱奇艺的CDN,业务这块是直播加点播加宽带,什么产品IT化之后,通过国美和苏宁市场化的渠道做扩展。我相信韩总对市场的角度有很多的看法,无论是外网和内网融入的问题。

  韩霁凯:第一,来的参会的人员都是不同的团结,来五湖四海都是为用户服务地,开饭馆的,很多人聚集在一起,每个人的话题都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的,在各个会场都会体现出来。

  第二,入口,我在想广电有没有入口,我觉得入口的来源是来源于互联网,广电网应该是分散经营的。我觉得广电没有入口,有窗户。

  曾会明:觉得有入口的可以举手,我们做一个调查。

  韩霁凯:入口的概念分很多种,并不是电视机的入口,我觉得广电没有入口优势,如果有入口优势的就是互联网视频,大门和窗户不一样,广电是一个大屋子。

  入口的概念在我这里是比较模糊的,内网和外网是不是要做全面,这个定位现在清楚了,如果不做全业务,所谓的窗户和入口也好都是无所谓的,都聚集在这里,无论是做OTT的入口的布局,都从这里进。

  北京的做法,北京现在是两条腿走路,第一阶段的工作已经完成,引进百视通的OTT,这个合作不是光对着百视通而去的,而是对于所有OTT的商家。内网和外网现在有一个很大的差别,从网络看一个OTT的合作,5月份开始推出4K的机顶盒,一个网友35元,内网一个多月的时间,其实用户的整个体验和价值趋向在短时间之内,内网比外网要好,另外云平台上有一个聚合云平台的概念,这个是对于所有的OTT的厂商,互联网视频都是开放的,这些方面进行引进。我们要做10个汇集,还是20个汇集,要找主要的。

  李馥岑:我想问段总,我觉得今天来参加会的多少都是跟有线电视运营商的比较熟悉的,我们对于互联网不太熟悉,第一个是爱奇艺每年亏多少钱?

  段有桥:几乎中国主流的视频网站的主流结构,跟我国爱奇艺是一样的,1/3的来源于带宽的采购,还有1/3来源于运营,我不能公布具体的数字,爱奇艺的年亏损大概就是10个亿上下。

  李馥岑:为什么在10亿上下这么亏的状态下,还一步一步狂奔的动力是什么?

  段有桥:这个问题的每个字都用得非常好,我们这个电视台有一个总编在一起,他指着我说,段总我没有钱,东方卫视的现金肯定很多,我们不缺钱,我也对他说,你钱比我多,但是我敢冒风险比你大。

  对于互联网公司为什么越赔钱越光荣,互联网到目前为止,就改变了一件事,在我眼里叫信息对称,以前是不对称,现在逐渐对称了,不是互联网公司高尚,以前的收入在前面,先买电视机才能看电视,歌华还好一点。

   以前的模式都是先付钱买服务,然后才能消费,互联网大多数都不是这样的,比如爱奇艺,你交钱了吗,没有交钱,我的广告现在的收入是零,就是所有的媒体模式都是先服务后收钱,所以造成了在你有第一个广告客户之前,你已经花了很多钱了,所以很多的媒体模式的成本的增长,基础的建设,所有的平台和固定的投入的成本,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会规模化了。

  收入后这件事情,比如建一个南方电视台,在收入之前会收很很多钱,不管是资本市场还是股东,都看到了这些问题,所以赔钱赔到某一个规模的时候,就赚钱了。全世界的视频网站到目前为止,基于媒体模式的都是亏钱的,爱奇艺现在亏损这么多。

  李馥岑:我想问一下爱奇艺现在的估值大概是多少?

  段有桥:第一我不知道,第二我知道也不敢说。

  我想好比如有线网,比如歌华也好,网络有线也好,所有的都想好了,互联网的传统就是这样,想的差不多就干了,在干的过程中能够快速的调整,说的好一点叫快速的迭代,说的不好听一点是错了马上改,所以很多的网络公司你看起来成功了,但是中间有很多的问题,但是传统的行业不允许这样的,爱奇艺最大的资产就是人,但是传统的企业不是,比如歌华这样的网络公司,它有自己的固定资产,我经常TCL的管理层聊天,他们如果当年投错了,吓死人,改不了,你买了土地建了厂房,雇了好几万人,想关都关不了,关门都要好几年。爱奇艺是由互联网公司的特质决定的。

  韩霁凯:我对段总的仰慕如滔滔降水绵延不绝,我觉得刚才说的第一,学可能智能借鉴一点点东西,可能只有一点点做法可以学习,但是说实话的照搬像这种国企没有一点可能性,所以在行业中我给大家说一些数据。

  北京做了竞争性的分析,我们的项目是8000多个,报告是是昨天发出的,然后出来的时候整个看了一下这个报告,我也很惊讶,北京的视频用户是1000万,移动视频的用户是五六百万,然后有线电视用户是554万,然后IPTV的用户数到今年的3月是18万,基本上是这样。我们的竞争性比网民用户,只占总网民用户的4.9%,总共4.9%的用户是因为竞争才进来的。视频免费发,内容免费看,的确起到了跟IPTV竞争的关键的点,相比上海、天津以及其他地区而言,网络视频这块其实以段总为代表的互联网视频商挖走了,然后IPTV给我们带走的用户不到2%,OTT带走得是0.2%多,这个调查做了四个月的时间,结果我原来的想法是DVB+OTT一定是流失的,OTT实际上是补充关系。看直播是DVB,然后看点播是OTT,应该还是可以的。

  然后ITV为什么竞争性比较强,实际上这也是互联网视频厂商和OTT的运营商都关心的直播频道,我真的觉得直播频道开通了以后,有线运营商真的就没前途了,IPTV这种同质化的竞争才是大家真正的对手,互联网的视频,这是市场的脚步和潮流。第三个OTT真的是互联网的补充,这也印证了我们论坛的主题,DVB+OTT也是三年的时间,DVB是我们的强项,OTT我们也做,跟谁做,内网做还是外网做,根据自己做的项目不同,我们做的全业务的运营商,还是提前做智能管道运营商,我觉得这些都是有分别的。

  曾会明:主持人必须把话筒收回来,我在朋友圈刚看到一个,也是一个业界的老朋友,顺路进DVB+OTT论坛,见了很多老熟人,我发现做运营商,大家都在一个屋里,当时大家分别代表NES和DPN,他说今天大家又杀入OTT领域,印证了一句话,只有有夕阳的产品,没有夕阳的产业,我觉得也是一段回忆,也是其实这十年的风风雨雨,是实话其实下来我的感觉就是其实大家谁都不容易,大家都觉得很挣钱,然后大家跟着做,然后还没有做整合的人挣的钱多,其实对于这样一个看法是一个回应,从CNN到OTT,站在一个行业的感受的角度,包括刚才很多嘉宾的发言,都有很多话要讲。

  宋立丹:从我进入这个行业也有十几二十年了,我现在跟戴总是一家了,我现在也是思科的人了,也是见证了中国电视这十及二十年的发展,回应一下您刚刚说的落地面临的核心问题,这些年的发展中,我感觉到也是DVB的标准从90年代开始,有几个民营组织开始做,到90年代后期开始做,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之后,在最开始应该还是很适合整个时代的发展,或者是这个进展,包括我们最开始做CA什么的,然后当时就是做这个数字整转,DVB技术和CA做得非常得心应手,然后也很顺,然后这个经过了第一个阶段数字整转基本上完了之后,实际上我们技术厂家跟这些数字厂商一样都是面临着转型,你刚刚也说了技术都是为业务服务的,整个的业务对互联网的发展,其实都是带来很大的挑战的。

  从我们这个角度上来讲,应该说不管是刚才说的资本主义道路,还是社会主义道路,是门还是窗户,从我的角度来讲都是说如何提供,从我原来的角度是最好的安全保障,不管是保护您的门的锁的安全,还是窗户不会被破常而入,到现在不管是CA还是DRM,还有更多的就是说现在的互联网的思维已经来了,我们要更多的以开放的心态,原来的NES非常强调别人越不能进来越好,所以很多运营商说我要保护我这一块,现在说怎么样能做的更开放,然后我的标准越标准,然后大家谁都能进来,这样的话把规模做大,产业链能够建起来,然后包括现在投敌业务模式上来讲,怎么样我们提供的系统平台能够满足你现在的一些业务需求,因为现在的业务变化的非常快,而且到底哪一样是将来能赚钱,谁都不知道,所以将来如何能推出新业务,进行迭代,让运营商做的更方便快捷。

  还有您说的商业模式,有人说需要创新,但是创新实际上是一个奢侈品,就像段总说的,可能在他们某一个产品或者是业务成功之前,其实经历了很多的失败,这个奢侈品也不容易做,包括我们做产品上的创新,什么样的产品才能适合现在的业务需求。

  曾会明:做了一个类似于关联电视的应用,这个用起来有没有一些案例?

  宋立丹:这个目前也是处于研发或者是找概念验证的阶段,在国外有,但是国内还没有,这个跟国内的整个产业链有关系,有的是在做节目制作的时就要把这个放进去。

  曾会明:你有没有觉得现在卖产品跟以前的销售流程不一样了?现在很多东西不知道怎么卖,关于系统是卖给谁,我对于技术完全是外行。

  宋立丹:运营商的需求很明确。以前需求很明确,另外运营商有一些困惑,我们的运营商,您希望他到底可以做什么,我们实际上有很多需要定制的地方,所以这个里面也是,而且现在很多界限变得非常多,到底DVB+OTT怎么定义它,什么样的形式才是DVB+OTT,这里面可能也需要更多的技术厂家和运营商一起探索的事情,然后根据实际的运营需求来调整我们自己的产品的方案,然后包括您刚刚说的卖的商业模式不一样,比如思科现在不见得说一定你要付我多少钱,我先可以不要这些钱,可以我先掏钱,一旦你做起来我们再商量怎么做,这个都比以前灵活得多。

  金德鑫:我这里要强调一点,我跟段总要划清关系的,因为国微自成立以来一直为广电服务。

  曾会明:是这样的,我第一次看到国微的方案,我觉得国微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当时我在考虑,我觉得国微的产品可以接智能电视,其实也可以接OTT的机顶盒,如果非常卡的话,实际上我的盒子可以实现DVB+OTT,但是其实国微也做了一些分析,比如在直播电视上做一些资源,这样的产品跟广电怎么来合作呢?

  金德鑫:其实国微是一个比较专注的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有大量的终端厂商,爱奇艺在互联网视频做得风生水起,我们该怎么做,我在座的有很多人,从盒子,入口。

  我们针对家里多终端切换和多屏幕切换,这样的用户没有办法自由切换,通过互联网和有线,和互联网之间的竞争,针对这个产品,我们把所有的体系架构在互联网上。我们把更多的互联网的内容汇集到直播流,跟直播流产生联合,让用户没有任何,每年投资十几个亿和几十个亿提高用户的黏性,目的也是留住用户,把用户留在身边。

  至于互联网模式是什么,短时间内这个不重要,我们的宽带网的进程,不可能今天提出来明天就能建出来,这段时间的交叉里面,我们是不是要把用户交给电信的钱,通过我们的有线再返回去,这是我们做的这个事情。

  李馥岑:我接着问,我问一下段总,我今天听了一圈的OTT的讲解,我发现厂家都在学习互联网的精神,我们现在发现广电运营商开始讲感觉了,金总今天讲的内容,其实最后说的也是感觉,我觉得互联网的媒体都是讲感觉了。

  金德鑫:我觉得一个是感觉一个是瓶颈,比如说咱们在不同的从各种整合越来越多,先不谈投入,最少现在三到四个月就有一个整合,而且越来越快,如果我们广电发展的机顶盒,最少也要两到三年的周期。

  李馥岑:怎么最快地找到这条路?您的8000个用户里面,再调查的时候,我同意同意你的观念,盒子开机率很低,将来买一个大电视的时候,不像买手机,不喜欢就换,你买一个这么大的屏,没有三五年是换不了的,不光投资人比较从聪明,这条路已经看明白了。我们要算产值的话可以看出来,我们的智能电视机千亿产值的。这个跟网络投资一样的,我们本身有地气之外,我们还有OTT天然的优势,大数据是可以给大家提供找感觉的好的途径,昨天曾总在会一上说,我们要建立一个相对调用数据比较容易的情况下,我们的联合模式非常重要。

  金德鑫:关键是我有平台。

  曾会明:这个话题可以打住了,不用给这个论坛做广告了,考虑时间的因素,刚才是漫谈,我觉得在聊大概20分钟左右,看看台下有没有一些问题,有很多的大佬和一些运营商,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给台上的各位嘉宾进行交流。

  有一本书中写道,整个网络的互动的人,有1%愿意交流,更多的人是愿意旁观的。我觉得请几位嘉宾从不同的角度来说,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商务的演讲中讲到3个七,七个形势,七步走的路径,最后我说我是有预谋的,现在不管是三七二十一,我个人这么看,最简单的,DVB+OTT,是需要和资源合作的,我对于资源担心的是,他抢夺我的生意的时候,你保护你的版权,你放在VOE平台上,这个也不差,至少部分并不是所有的视频网站,或者是所有的牌照商,都是这样,有一些类似的合作。

  另外上午也说到了,关于移动虚拟牌照的事情,我们说工信部出台一个政策,在行业应用开发能力不够充分,只有靠社会机制,一些体制机制的问题,在这里我也做一个抛砖引玉。

  最后一个问题,大家每个人2分钟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

  彭鹏:我们选择什么样的路径,我们可能更多是要有这种特殊性,很多商业的引领很多都是一厢情愿的,全世界所有的运营商不是你是否选择的问题,是要更好的服务于用户的问题。

  我们对于DVB+OTT的看法,刚才说到两个层次,一个是战略层面,看3、5年之后发展的趋势,再就是看近期相关的一些资源,这些资源是否可以在短期之内为我所用,没有一个商业是适合所有的企业,选择合适自己的方式,每个运营商的竞争环境和业态都不太一样,要做一个适合自己的选择。DVB+OTT的发展趋势,在自己的产业里没有人做好自己的定位,并不会一家独大,把所有的东西吃掉。

  李馥岑:首先我们是作为数据服务的厂家,本来就是一个服务公司,作为服务公司来说,我只能说我们觉得理想很丰满,现实挺骨感,且行且变化,跟着感觉走。今天有一点我是挺受教育的,DVB+OTT不是一个套路,互补性还是很强的,我从这个不太懂技术的角度来说都感觉到的,从数据的角度来说,大家都支持我们,开放一些,没有数据源话是没有办法做的。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希望有一个合作的平台快速做一些数据源。也许可以做出更多创造性的东西。

  韩霁凯:今天这个主题叫做DVB+OTT论坛,希望能更多地跟同行业的各个产业链同仁们结合在一起探讨,合作方式,发展模式,以及盈利模式,积极学习。

  我给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在市场营销层面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保护歌华有线电视。

  金德鑫:怎么定义用户,从我们的观点,肯定更多是希望在行业建立更多的生态体系,怎么样尽快解决现有的存量用户和未来的增量用户,留住用户,所有的产业链的人群都是聚集在一起,通过实践来达成最终的目标,这个过程是我们必须要经历的。

  段有桥:今天发言的时间大概30分钟,这个圆桌论坛有一个机会我想给大家谈一下用户体验,这是我们比较欠缺的,只有好用的才是用户体验,但是有一件事情特别好用,所以所有人都特别容易高估一个能不能用,能用的产品的价值,而低估了好用的价值,什么意思呢,我买一个东西,它有8个功能,买299,那个有两个功能也是299,但是买回家以后发现两个功能的更好用,我就是一个例子。

  我们要培养自己,也培养所有视频观众的信仰和信念,看视频要两个人一起看,这个才是一个更好的用户体验,我告诉大家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最后的电视视频的成败,绝不是包括爱奇艺,包括我渲染的各种各样新的功能,不是这样的东西,一定是这些细节钻到人心里面的用户心里和骨子里的用户体验,直播和点播合在一起的事情,用一个遥控器,这件事情一定会像当年的IPAD一样,改变我们所有看视频的习惯,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有线网络特别欠缺的,包括我们以前在有线网络做产品,我们在卖的时候,能用的是客户体验,你告诉他有8个功能他就会买,但好的用户体验是拿回家以后只有一个功能,但是十分好用。所以未来做产品的时候一定要用户觉得好用,绝不是这里面有8个电影,那里面有80个电影,不是这样的,所以在用户体验上,我们要真真切切的像苹果公司那样,做到人的心里面去,不用发明新功能。

  我们每个人都坐出租车,都有这样的经历,北京的出租车坐在那打发票,北京的出租车打发票需要用40秒时间,我仔细想了一下,我觉得出租车到站以后只需要打4个信息,到达时间,等待时间,总里程,总金额,别的信息都应该在到达之前打印完,而这4个信息只需要打印一行,但是因为打印行业是垄断的,所以没有办法把这个事情优化。现在不行了,市场化了,IPTV来了,OTT也来了,我们要做的事情不是要争夺资源,而是把基本的用户资源做好,这些基本的东西做好了,我们一定能战胜所有的竞争对手。

  宋立丹:我觉得其实思科并购的NDS也是DVB+OTT,NDS一直是视频领域非常专注做软件的,思科是在网络行业的老大,然后它以前是基本上做硬件,所以我觉得它也是看重了视频,然后也看重了NDS做软件,而且以客户未中心,而且愿意以客户的需求做定制。我希望我们能够借视频和思科强大的互联网的经验,以及它强大的资金来作为支持的话,能够为运营商,你是选用我们的模块也好,还是选用解决方案也好,还是利用我们的云服务也好,甚至说借思科的资金的财政支持等等,和运营商一起把刚才段总说的,能用都变成好用,然后把咱们的有线电视的事业做好。

  曾会明:谢谢在座的各位,最后我今天作为主持人比较贫,其实我不是这个风格,我有一个习惯,昨天晚上睡觉睡的比较少,其实刚才也一直思考,觉得可能聊一聊上升到什么高度。我觉得DVB+OTT为什么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其中这本书里的72页谈到,无论是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也好,还是没有上市的,目前都不允许有股权激励机制,无论是有线的员工还是领导,都不持有有线公司的股权。简单来说可能体制机制的不一样,说白了DVB+OTT为什么要加,我不以挣钱为目标,我说超乎我的预期,无论从董事长到融资办,都在强调去行政化和市场为主导,我觉得这个是确确实实要强调的。

  我刚才看到的第二段作为一个结束语,这本书里很多的观点都是自相矛盾的,有线电视网络公司要想反败为胜起码做到四点,抛弃自欺自慰的政策,这是第一个,第二个要坦率的承认自己的错误,这是一个人最大的力量源泉,第三点谈到是要痛下决心,脱胎换骨,新媒体或者成功互联网企业不断成功的就是退皮效应,痛下决心,四是要接受新思想和新事物,热情真诚的拥抱互联网。新思想只有落到真正相信他,对他着迷的人手里才能开花结果,我觉得这段话很能呼应作为今天最后的结束语。

  我觉得DVB+OTT是一种新思想的话,只有落到真正相信它,对它着迷的人手里才能开花结果,所以说上午要找能产出羊毛的狗,下午就要寻找对它着迷的人。谢谢大家。

【返回DOF2014专题页面】
【责任编辑: 徐芳 】

推荐阅读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