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李易:移动互联网创新商业模式

导语: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创业公社联合创始人兼执行社长李易认为,OTT就是Over The TV,最终改变一个行业的都是一把手,如果不是一把手的话很难发生改变,不要想着从外边找二把手、三把手、四把手来为任何公司、组织和单位带来颠覆性的革命。

  由中广互联以及DVB+OTT融合创新论坛共同主办的第五届数字技术未来论坛(DTF2014),于3月18日(CCBN2014主题报告会的前一天)在北京广电国际酒店三层宴会厅召开。 本次会议邀请了政府主管部门、业界专家、有线运营商、新媒体机构等产业链各方,共同解读技术趋势,把握广电未来。

  在18日下午的论坛上,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创业公社联合创始人兼执行社长李易做了题为《移动互联网创新商业模式》的演讲,他认为,OTT就是Over The TV,最终改变一个行业的都是一把手,如果不是一把手的话很难发生改变,不要想着从外边找二把手、三把手、四把手来为任何公司、组织和单位带来颠覆性的革命。


图为: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创业公社联合创始人兼执行社长李易

  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比较吃惊易所长的演讲的情况,不知道他研究了一下还是之前就有研究,欢欢所长在国内大数据行业是首屈一指的专家了,但广电行业他能说这么多不容易,我没研究,我除了看电视之外基本对广电没有任何研究,也没有参与国广电的任何标的和项目。中午吃饭的时候,广电体系有几个朋友在聊,聊的好像比较悲观,感觉在互联网时代,或者移动互联网大潮到来的时候感觉到广电行业有一些没落,我就忍不住安慰了他们一下,说至少每年在“3·15”这一天,广电体系还是扬眉吐气的,所有互联网公司大佬还是非常注意的。那天很巧,我和运营商几个领导和互联网公司几个大佬一起吃饭,他们不停地接电话,就忙着“3·15”这个事儿。所以,觉得有时候广电体系的杀伤力和威力还是非常大的,并不像大家觉得就已经这样了。

  但刚才欢欢所长也讲的挺对,有时候要请行业外的人来讲,可能大家觉得舒服日子已经到头了。广电大楼外面有个“ICBC”(爱存不存),现在时代已经过去了,不是躺着就能挣钱,有可能还要躺着就能中枪。我对广电完全不懂,就讲一点自己理解的地方,如果说有冒犯的地方也请大家接受。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到俄罗斯参加冬奥会的时候,接受俄罗斯官方电视台采访的时候提到一个事儿“时间都去哪儿了”,总书记的时间肯定在治理国家,这个毋庸置疑,我们更多的13亿普通老百姓或地球上更多的普通老百姓你们的时间都去哪儿了呢?我想你们可能都不是在工作,都在学习,大部分时间都在这上面(手机)。至于刚才欢欢所长所说的,当时间耗费在这上面,其实经济也就耗费在这上面,所以将来的趋势都围绕在这些,手机是未来移动终端的代表,当然我们会有手机、眼镜、鞋、衣服,所有东西都会移动互联,所以电视机这个东西理论上来讲确实没有必要存在,特别是后来的85后、90后他们成家之后,家里一定会装一个电视机或者装个有我们在有线电视我觉得可能都很悬,现在我们的想象都是基于现在的体验,但未来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当然要说时间去哪儿了,也比较流行“飞机去哪儿了”,飞机去哪儿了是因为我们没有办法移动互联,发生这个事情以后我们会想以后应该做什么,无论是机长或员工都不了解互联实时的装置,这是未来一定会发生的事情,这都是移动互联非常重要的地方。

  有商界的同志会讲移动互联为什么重要,移动互联网是个台风,搭上这个台风猪都会飞。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马云最近在说另外一个维度,为什么猪要等台风来呢?他说一个词,你够高的话,来不来台风其实都不是那么重要,我今天来做这个演讲,可能意识到行业都发生了变化,不再是那么舒服的行业。现在看专业的事业往往都是外行改变的。2009年乔布斯发布手机的时候真是外行,所以当时大家说手机做出来怎么长得像马桶,很简单,设计师乔纳森·伊夫本身就是设计马桶的。只不过2007年1月只不过工程阳机的时候,乔布斯就可以预言当时4个主流的厂商,诺基亚、摩托罗拉等手机厂商会完蛋,结果真的完蛋了,这是外行更容易颠覆内行的时代。前年马克做特斯拉的时候,都被业界人笑死了,10万美金就做到碳纤维的超跑,百公里加速10秒,而且笔记本用锂离子电池,那时候没有人设想用6000个电池串起来做电动车的加速,这是不可想象的。这都是外行,但外行现在最火的车就是这样辆车。去年6月份Facebook在北极圈做了60个数据中心,但最近数据中心被说每五度电里有四度电是用来降温的,说4度电都被浪费了,为什么不去北极建银行呢?扎克·伯格为什么做这个事儿呢?可能有一天真的会是外行打死内行的事儿。

  今天我们谈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桌面互联网的差别是什么呢?桌面互联网是设备、人和设备的连接,移动互联的时代是随时随地万物皆可连接。大家知道澳大利亚南部沙滩很好,水也很好,都在晒太阳,在浅水区游泳,但问题是鲨鱼特别多,动不动鲨鱼就过来咬你屁股。现在最新的流行趋势是这样的,澳大利亚南部浅海区鲨鱼是有智能手机还有Twitter和社交网络的,还隔一公里就会告诉你我来了,让你快跑。如果万物不可连接怎么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呢?包括通用的最新所谓互联网的引擎也是一样的,以后大飞机里都会装这样的引擎,这和大数据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为什么有问题,有隐患的飞机引擎你就根本不会坐上去呢?因为它是从出厂的时候,几千个传感器就在网上数据中心传着,它告诉你,它会做玉盘这个飞机是有问题的。如果现在飞机做到这样哪会有“飞机去哪儿”的问题吗?也就不会出现巫师去找飞机的可笑的事儿。

  我们做的大体量投资并购的事情,所以,接下来我讲一些比较实际的案例,可能这些案例不是大家在Google和百度上能够看到的。

  (图)大家能猜这是干什么用的吗?这是和奶牛有关系的。这是给奶牛吃的,奶牛吃下去之后,位置是没有意义的,我们监测的是它的发情期,奶牛行业比较大的问题是,不是所有的母牛都是奶奶,都是处于哺乳期的母牛才是奶牛,过了哺乳期就只吃饲料不产奶,专业上有个专业的术语叫空怀期,如果他过了哺乳期,你又没有让它紧接着很快怀上孕的话得等它下一轮,这一轮得30、40多天白养着它,几十万头的奶牛期你怎么监测它的发情期呢?以前牧场主很痛苦,是靠有经验的老师傅盯着看这头奶牛起床了,他们相互追逐了,嬉戏、殴打、爬栏杆了,这太复杂了。所以,这个行业总有空怀期,就是老是不靠谱。我们会有一个加速传感器,有温度传感器、酸碱度传感器,我们用这三个传感器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在它的喂里也没法摆脱这个事儿。所以,可以实时知道农场主知道这个奶牛12个小时要排卵,要组织人工授精。大家猜猜这个多少钱?300元。之前日本有个解决方案,给奶牛戴上一个脚环,富士通一个方案,1000元。但戴在外面很容易踩坏和发生故障掌的,但这是胃里的。

  奶牛有两幅胃,和人不一样,是反刍胃,先进反刍胃,之后再进饲料喂,我们的重量、质量是反刍不上来,所以不会进消化喂的,这多美妙,不用雇佣有经验的老师傅天天去看,这就是在移动互联的时代,再结合物联网,结合云计算,结合大数据来做的很好的解决方案,这个我们花了9个月,在全球已经有1万头奶牛的喂里有这个了,反响非常好,奶牛吃了之后非常舒服。

  这是在国内比较红的一个案例,可能各位有各位自己的解读,有媒体在采访问我们对这个事儿的看法,甚至有些媒体很傻很天真地问,烧钱大战得烧多少钱,他们怎么挣回来?我说从互联网发展20年经历来看,互联网公司从来不愁他烧出去的钱什么时候挣回来,将来会以千倍、万倍的钱收回来。当你在大马路上一次两次一百次出租车都不理你的,达到万次你都不记得有这件事儿了。当所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市民都靠这个来打车的时候,对于一辆出租车来说,没有连到打车软件的后台,在市民眼里就根本不是一辆出租车,所以这是形同虚设的,这两边都是形同虚设的,而它必须集中在这儿,那么将来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应该交给马云、马化腾,而不是出租车公司,因为你不接进这个系统根本就不是一辆出租车。所以这个问题根本不用考虑。

  刚才欢欢所长说,大家老盯着有线电视收10元、8元那点钱,确实是这样,应该倒贴钱才对,应该鼓励85后、90后,我来给你送个盒子,我来给你送个盒子,倒贴钱,还每个月看完反馈你看得舒服不舒服,看的爽不爽,应该倒贴钱。我们这点逻辑,还在收这个钱,所以广电什么时候能出一家上亿级的公司很难,我不知道广电公司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是谁?( 赵子忠:歌华、天威有几十亿人民币。)    

  这很难想象,中国互联网高速发展20年,1000亿美金的公司有超过2家,阿里巴巴马上到美国上市,市值超过5000亿美金,今年年底腾讯的市值可能会突破2000亿美金,这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的竞争。

  前两年网上流传很广的,就是所谓星巴克的应用,你只要装一个App,随时随地下个订单,马上就会有人骑着一个小滑轮车来给你送过来,后来证明是愚人节的玩笑。但未来可能不是个玩笑。现在Google就在做八轴、六轴的无人飞机的实验,如果是这样还不够变态,现在亚马逊最变态的是用大数据的法做个预测。根据亚马逊的会员长期的习惯,你还没有下单半小时之前他会预测到你半小时候会下单,仓库里会有值守的机器人把货理出去,轨道送出去,无人飞行器就运着货到你门口了,等您半小时一下单敲了下单键之后10秒钟之后发现那个东西已经在会场在你身边了。如果是那样我觉得会刺激很多。

  老调重弹,每个场合还是要谈Google Glass,断断续续的得到会接受到关于Google Glass的信息,待会儿我阐述一下个人对它的研究和理解。未来我想取代手机只是个很小的方向,更大的方向我认为它会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和生产的方式。大家想想看,未来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其实未来的社交真的无处不在,首先有了Google Glass会有很多职业一夜之间消失,最先消失的职业是什么?大家想想看,我想第一是翻译,第二是速记员,这是未来没戏的,不管是什么语言,对Google Glass这种产品来说其实是小儿科的。我们俩你是普京,这边是习总书记,那就对吧,你说你的俄罗斯话,我说我的山西话,你们俩就尽情地说,说完之后会议记录已经出了,经过整理,新闻通稿就出来了。所以,未来学什么语言都没有价值,这是挺可怕的一件事儿。

  谈到社交,美国已经用Google Glass拍一部电影了,这种电影的体验大家可以琢磨和搜索,我只是截取了中间的画面,我只是出于研究研究了一下这个电影,并不是AV的爱好者。这两位可能是两口子,男主角Google Glass突然扫到了女主角新买的鞋上的条码,然后说你的鞋买贵了,在eBay上打八折,所以将来人口智能说好了会提升,说差了会大量破坏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会变得非常支离破碎,非常碎片化,生活不会连续出现。我们现在吃一顿饭吃得越来越尴尬了,大家都在低着头,明明都在一块儿还要通过Twitter、Facebook和微博来社交,吃饭之前还要拍个照,老外说中国的手机怎么这么厉害,鉴别一下手机里食物有没有毒。不管未来好还是坏,你都没有办法拒绝,我觉得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在Google还没有中国人享受到1.0版本的外置式的Google Glass的时候已经在做2.0了,大家看2.0是什么意思?隐形的,所以未来Google Glass没有了,它是隐形的。你说未来相亲,对方都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都是很厉害的,马上连接到你的社交网络上,你所有的一切一切,昨天干什么,跟谁在一起我都知道,所以未来的社会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儿。

  如果说和广电有一些关系,我在想,其实我认为现在光电行业有个很荒谬的事儿,互联网行业投广告同样是有标的和数据支撑的,不管是CTM还是CT什么,反正人家是有数据支撑的。请问现在在电视台投广告数据是什么,当然我不知道有没有所谓第三方的数据采集,至少从我们的感受,我们自己接触家或电视机好像重来没有我的数据能被你采集到,所以,对于Google Glass来说,未来一个非常有价值的东西是,它能把生活中很多现实的户外广告做统计。因为大家知道线下的户外广告和电视机的广告其实是一样的,你没法做数据统计的。你怎么做统计呢?今天在天安门广场挂了一个可口可乐的广告,请问你觉得它值多少钱。你可以统计过24小时多少人看了,有多少人点击了,但现在可以吗?现在是不可以的,未来是可以的。当你戴着1.0版的Google Glass或是隐形版的时候,它不但能记录有多少人看,还能记录你看多长时间,不仅能记录你看多长时间而且还能记录你看时的情绪是怎样的,因为它能记录你的瞳孔。你不能在天安门挂个广告,有时候说效果非常好,有时候效果差。我特别被陈冠希抱不平,当时爆发艳照们事件,香港高层开会研究要不要把陈冠希撤掉。坦白讲今天有了这个东西的话,一定要撤掉陈冠希吗?不见得,如果统计48个小时之内,香港市民从陈冠希代言的百事可乐广告的时候大家都是很开心的,都是很崇拜的,认为这是未来年轻人发展方向,为什么要撤掉呢?不但不应该撤掉还应该再签五年才对。这就是数据的价值。今天什么电视广告贵什么广告不贵就有了根据。以后所有电视机厂商上面配备人脸或人眼数据追踪摄像头,或者数据公司,那数据就有依据了,播“3·15”广告之后效果确实非常好,人民群众都是特别开心的,看春晚的时候大家都是不开心的,这就有依据了。

  我和分众的老总提过,如果我的电视追踪系统显示没有人看怎么办?我这个公司不是一夜之间不就破产了吗?我说不相信不等于没有人干,干就会把你痛苦死了。所以,现在干也不行,不敢也不行。现在中国谈O2O,谈线上线下,谈NFC,在我看来都是扯淡,肯定没戏,这就是未来大型O2O、线下支付以及最好的移动支付方向,应该是苹果在美国发起的iBeacons,就是基于低功耗蓝牙的技术。现在美国星巴克、COSTA以及百货在大量部署iBeacons技术,今天百货公司最痛苦的是什么?不管多少人进去或出来你根本不知道,就算你能统计人,但没有办法追踪到个性的人,没有办法追踪到每个人的ID,没办法做精准营销。当然现在很多人用二维码,短信推送,告诉大家,那都是腐朽堕落的,没有任何价值。今天你进百货公司,未来苹果在iOS8.0会自动默认,在你需要的时候会自动把蓝牙打开,iBeacons在后台偷偷运行。实际上你一进去的时候,这个百货公司就已经知道了,因为大家知道,用苹果的用户你对应的就是一个帐号,帐号在美国、北美,后面不仅是实名还有信用卡帐号,它已经可以精确到人了,这事儿已经解决了,多少人进来,多少人出来,是谁,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

  接着当你在一个货架,比如尿片展区停留了1分钟,当然这个货架会自动PUSH过来这个尿片打八折或六折、七折,那是什么概念。当你到收银台结算的时候,他会告诉你如果今天买超过100美金可以返多少,那我觉得太好了,比现在所有的技术都好,那么美国除了亚马逊、Google之外就是苹果,那么中国除了百度、阿里、腾讯之外哪一家是第四家公司?不要告诉我是小米啊。所以,中国需要有个强有力的领导、领袖,车联网美国人谈了那么多年,看上去都没戏,但Google一推CarLea(音),相信会让大家大快人心的。

  我谈一点有刚性需求的东西,大家能知道这是干什么的呢?这是什么?(答:读听器、阅读器、翻译)它是给盲人用的,盲人戴上这个之后再也不用找一个人给他读书了,他手滑到那儿,眼镜会识别到那儿,然后通过鼓膜传到耳机,这多么好,那么以后宇宙语都会传达出来。如果是3300元能买这样的东西,一定会有人来买。这是以色列公司做的,这个创始人把它做出来之后卖给美国的公司,现在又新做一家公司。这样中国每个创业者、投资人要重点关注的。今天的可穿戴设备我认为手表、手环都是小儿科,对正常人来说是锦上添花,而这具备特别大的刚性需求的东西。

  以色列特别厉害,别看人家就700多万人口,平均每一户家庭大概每年至少都会产生一项专利,以色列人的在新的科技时代,他们挣钱的方式非常简单,就是我们迅速地发明一项东西,然后迅速地卖给美国人,大家都知道,前几天有一家公司卖给美国人,就是WEC卖给Google,也是50人的公司,卖了接近16亿美金。卖给你没关系,我接着再去做,因为我很聪明。但以色列特别团结,区区700万人口,每个人做出一个发明的时候,所有700万人以色列人都愿意推你,去传播,你们家明天卖一个16亿,后天我们再卖一个,后来再卖一个,中国人不一样,你干一个我得把你灭了。

  刚刚这家公司Next也被卖掉,刘老师知道吧?(刘鹏:是家庭火灾烟雾传感器),这是中央空调传感器,是NEXT公司的,它不是普通的创业者,创始人是苹果iPod的创始人费德尔(音译),现在出来做一些智能家居的东西,现在美国的朋友有的家里买了这个东西。我举这两个例子是跟大家说什么事儿呢?现在的创新和创业,以及商业我认为某种意义上不只是技术,而是突破。像这种产品,无论是中央空调调节器还是家里的烟感报警器其实都属于建筑行业的标配产品,很难想象为什么还要额外家庭去买它,花399美金买一个,甚至很多家庭烟雾报警器会买一个,每个房间都要放一个。这对很多人来说很难理解,这是未来的工业品和消费品,我认为将来它是会融合。

  还有一块很大的创新和创业空间是,关注一些工业品,包括现在建筑物里很多标配的东西,其实将来都可能会变成消费品。我美国一个朋友买一个这个,他很搞笑,这玩意儿有什么好处呢?在你家里头装了超过4个礼拜之后,对于他来说就不需要你再调了,无论是温度还是湿度,它就可以自己帮你调了。当然你有时候碰到这种情况,周一你理应上班的,他认为你还已经上班,但你还在睡觉,但你起来晃一晃,它会记住了,有时候你还会在家,所以它会越来越智能。有一个朋友,让工人换空调的时候,工人爱不释手,反复玩,反复转,觉得这不是枯燥的中央空调,湿度调节器而已,它已经变成消费品了。包括烟雾报警器也是一样,现在很多美国和英国的家庭房间都装上了,你说这个烟雾报警器有什么特别的呢?为什么国外还要花好几百美金装上?这就是很特别,比如烟雾报警器装在这儿。刘教授我可以设定,告诉他,刘教授坐在这抽烟的话请你不要喷水。刘教授就可以抽,如果是欢欢所长坐在这儿它就会狂喷。我就可以拍拍手让它不要喷,或者一个动作它又开始喷。所以,很多美国家庭买了之后就玩它。好玩啊,它变成了你家庭的一员了,变成了有感情,有情感参与到你的家庭生活,我觉得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儿,这种生意我认为是将来非常大的潜力的市场。

  当然,说到现在的创新、移动设备的热门,倒过来想想,其实未来也许全世界最大的可穿戴公司会是谁呢?也许是耐克这样的公司,也许是阿迪达斯这样的公司,因为你本来就在做可穿戴公司,在做衣服、帽子、鞋,这就是天然的可穿戴设备,谁还有你的技术更大吗?不可能有,但今天你得给它加上传感器,不仅仅给它加上传感器,还得做好它的应用,还得兼顾好云计算。那么未来是不是传统的服装鞋帽企业是不是一定跟不上这个时代?我觉得也不一定,耐克现在已经在做了,耐克和苹果,耐克线下专卖店形式已经越来越像苹果的体验店了。其实未来大家谁都会有机会。

  讲完欧美的,以色列的,我想给大家讲讲比较变态的国家日本。我挑了两个,这是非常变态的。(图)大家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吗?这是个手套,干什么用的呢?说悬乎点就是,你想不想若干年以后还能感受到你的祖父或祖母亲扶你的感觉,你现在想把这种感受记录下来存下来,若干年想他们的时候可以把它拿出来,然后模拟出来,你可以感受到祖母或祖母对你的抚摸。当然现在日本成人用品公司也用这个东西做一些研究,你们可以自己发挥一些想象。今天在电子商务上这种东西有没有用?当然有用。为什么现在有的女同志还是要到线下实体店去看呢?因为质感是没有办法通过电子商务、图片看不出来的,你必须通过现场触摸,但将来不见得了,将来可能就是这样,你就可以触摸。我认为未来这种线下的卖场、服装唯一现在在电子商务上有一点障碍,可能也会被这种东西打破,将来包括气味也可能会通过数字化的技术来取代。所以,未来虚拟的会越来越多地取代现实的,未来我们的人是不是一定要像这样活着,可能也不见得。像阿凡达这样的人他还需要动吗?不需要动,调节进入那样的模式就可以体验,我可以体验当美国总统,也可以体验到哪里旅游,当然那个份上活着都没有意义了。

  这个日本人真的很变态,日本人做了所谓的真爱牌文胸,它有大量传感器,可以监测你的心跳、心率和血压,这个装置会替你来判断你碰到的这个人是不是真爱,如果是真爱就会出现下面的场景,(图)它自动就这样了,如果不是它怎么着也打不开。所以,日本人我觉得是很变态的。

  这是在英国的,一个很具有黑色幽默的案例。这在英国很流行,我认为未来会想起特别有趣的一个事儿,今天英国的农场主在做一个实验,怎么农民和市民通过移动互联的技术连接起来,他们是怎么做的呢?你们在手机上下一个App,可以去充值,充值之后就可以买苹果,也可以买别的,在很多市民广场上有这样一个大屏,你可以朝它甩一下,就是在线下实地农场有个发射装置,甩一下就甩一个苹果出去,这样猪就会去吃你喂的苹果。英国人的想象力,黑色幽默真的很有趣,也就是说将来英国农村里的农民喂猪的动作是由英国的市民来完成的,喂猪的食物还是由市民买单的,并且他们还玩得不亦乐乎,还会排队,如果这个事儿在中国推的话会是有趣的事儿,真的很有创意。

  由于时间的原因,我最后想讲点很虚无缥渺的东西,大家都说如果脚步四没死的话,终极他会做什么东西?我认为会做个iThink出来,就像iPad、iPhone一样,规格差别只是内存、存储,有的是16G,有的系32G,有的是64G,交换人和人的差别是你是8G版的,你是16G版的,通过你的努力也可以升级到64G版的,将来人的知识的积累是靠外部的力量完成,而不是靠自己记那么多的东西,所以中级的目标人就是那样的了。

  我本来想谈一点和广电行业关联的,但我不太知道这个行业有什么创新。中午我们在开玩笑说,视频行业现在还是有些创新的,比如9158,歪歪那样的还是有创新,把线下夜总会搬到网上,这也是创新,不知道“东莞的转型”是不是靠这个,可能这也是一个方向。

  最近发生一个比较创新的,傲游浏览器视频广告前面可以快进,Google海外浏览器这个功能早就有了,海外视频网站不会很Care这个事儿,但在中国这个事儿应该是被封杀了。前两天谈互联网金融,面对今天这个局势,即便杀光天下打鸣的公鸡也无法阻挠黎明的到来。这个趋势是挡不住的。
    这个时代我们如何自我救赎的话题,我在很多大型企业都聊过,包括在三大运营商、房地产企业。正如我前面说的,真正在专业领域真正能颠覆、改变和争优行业的都是行业外人士,都是外行,对于我们行业或个体的企业,就像乔布斯在1997年做的那个广告,这个世界为什么能有所改变呢?这世界是因为有一些疯子,一些Crazy的人,他们疯到认为自己能改变这个世界。我想广电里什么时候出“疯子”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曾经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在任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中国移动在未来移动互联时代如果没有疯子我们肯定会完蛋”,但王董退休之后,中国移动开会说了,王董只看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尾,其实我们认为即便有一个疯子到了我们中国移动,我们一定能把他治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这是在组织内部如果只有一个人疯的话,只有两个结果,要么他真疯了,要么他变正常了,所以一个人疯等于是不够的。恕我冒昧或狂妄,作为三大运营商现在喊的口号无一例外是“去电信化”,你想电信运营商提出“去电信化”是什么概念呢?所以我想有线运营商什么时候把“去有线化”,这个事情可能比较困难。

  大家都在想DVB+OTT,我的看法,如果疯狂一点的人进来的话,不知道你们怎么理解的,我认为OTT就是Over The TV,任何一个行业最终都是一把手,如果不是一把手的话很难发生改变,你不要想着从外边找一个二把手、三把手、四把手来给你的公司、组织和单位带来颠覆性的革命,这想都不要想了。在中国社会里还是有传统的企业家他们也非常地在做着努力,包括张瑞敏、中国经营报的社长也在做非常重要的变革。海尔在今年元旦给所有的报刊杂志发了一封公开信,就是没有了硬广告,再也不会来了。所以,中国经营报的李社长也随即呼应他,立即解散广告,不会有广告,那还要什么广告部?我认为这是非常伟大的,非常前瞻性的企业。张瑞敏说的一句话我认为非常对“未来没有交互价值的交易都不应该存在”,我在报纸上投一个硬广告,我怎么交互呢?怎么交互,请你教我。今天在电视机上打一个二维码就能交互吗?我认为那是最滑稽,最可笑的事儿。作为李嘉诚1928年出生的老人来说,很可怕,很难想象,一个1928年出生的事儿,现在一年居然要看早期的互联网项目,5分钟过一个项目,他说以我这样的大脑5分钟讲不清楚的话就不要讲了,全世界都看不懂了。1928年他居然是Facebook最早期的投资人,包括萨摩瑞(音)等,现在已经投了50多家最早期的公司,非常伟大,毕竟人家是1928年出生的,1928年出生的人都能改变,我想大部分人也能改变。

  中国移动是三大运营商里转型最慢的,中国电信两年前就成立了自己的创新孵化基地,也在做创投,我是他集团的评审专家,去年中国联通也成立了同样的创投公司,其实道理都是一样,就像刚才说的,在这样的体制公司,你根本不要想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创新,只能通过投资早期的项目,这是毋庸置疑的。中国移动比较慢,但动作也比较大,今年在巴塞罗那世界移动大会上CEO李总讲件事儿,你们用微信不就是微信是免费的短信吗?那我这一年320亿的短信不要了,我要做的事情是将来你们在手机上也不需要下载任何的App,直接发短信就是免费的,就好了嘛,早点这么干不就没有它(微信)了吗?我觉得都是亡羊补牢。

  (图)这个画送给各位,尼采是非常著名的哲学家,当然最后也疯了,确实是疯子,改变世界都是疯子。尼采有句名言,这个世界最可悲的是这个世界不懂你,而是你自己不懂自己。今天我们看外面的世界非常精彩,但其实外面的世界以及外面的野蛮人也在看广电这个行业,其实大家都是有自己的优势的。其实就是这些了。

  这是我新郎微博的昵称@李易同志,大家可以加一下微信也可以加一下,以后我们可以互动一下。再次感谢各位!

 【返回DTF2014专题页面

【责任编辑: 徐芳 】

推荐阅读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