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对话:大部制下有线业务定位及技术平台的二次规划

导语:在“新平台.新业务”论坛上,各位业内人士参与了《大部制下有线业务定位及技术平台的二次规划》对话,对话由中广互联CEO曾会明先生主持。

  3月22日,由中广互联主办的第四届数字技术未来系列论坛(DTF2013)进入第二天,本次论坛主题为“大部制下的广电未来”,共分为数字技术未来主题论坛、双向网改与数据业务论坛、OTT与网络视频论坛、数字家庭与智能终端论坛以及“新平台.新业务”等五个分论坛。

  在“新平台.新业务”论坛上,东方有线技术总监王正军、中国互动媒体产业联盟副秘书长杨崑、湖南省有线电视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蒋新农、新疆广电网络副总经理陈长伟、新华网信息化部执行主编刘君、广东有线广播电视网络股份公司潘在友参与了《大部制下有线业务定位及技术平台的二次规划》对话,对话由中广互联CEO曾会明先生主持。


图为:圆桌对话环节

  以下为对话实录:

  主持人曾会明:我先把几个问题抛出来,王总把问题先讲一下。

  对于这样的机构改革之后,尤其作为有线网公司,应该怎样训练自己的定位,业务定位会不会有一些调整,这是一些大的政策层面相关的问题。

  相对于目前更现实的,在OTT、多屏等,我们在数字化等改造之后怎么能有一些开放,我们的整个平台怎么做二次的设计,一次的规划是为了整转上一些增值业务、VOC系统,再上一些宽带等一些新的业务,目前的形式也带来了一些变化,这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

  我们这次的圆桌讨论,主要是围绕这两个主要命题来谈。时间原因,我也介绍了,大家欢迎王总给我们分享一下想法。

  王正军:谢谢,非常有机会跟同行交流行业的发展。

  先说一下,因为上海比较的特殊,为什么呢?上海,我感觉在行业的发展当中,无论是电信,包括媒体,包括我们有线,相对是走在前面的,竞争也比较的激烈。实际上上海电信在过去三年,在上海做了600多万官网的升级。

  我们做了NGB的改造,到去年是400万,基本上跟电信是同样一个量级。我们在网上的业务,“三网融合”的业务是把高清交互、宽带、语音、手机全捆绑在一起的。我们除了语音之外,基本上也做了一些捆绑,包括我们跟上海移动大量的合作,在全市都开展了一些工作,把我们的宽带、移动、移动固化捆绑起来,跟电信做竞争。

  但是看我们的投入产出,我们和电信面临同样的问题。就是刚才我说的,花了几百个亿,具体多少钱我也搞不清楚,但是刚开始做官网的时候是1000多万的改造成本,现在是300万的改造成本。面临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就是大量投资下去了,业务收入没有大的增长。这样大量的折旧就造成了双方都很伤,就变成了刚才曾总说的,我们亏损了三年。

  上海电信钱投下去了,没有钱收入,只能维持原来的UP值。我前几天看了三大运营商的报表,除了移动有收入之外,其他的都不行。就是我们运营商投了大量的钱下去,没有什么收入。像上海的运营商,包括其它外省市的也是,都把大量的IP或者实验结点放在上海。

  东方有线正在做的,我们组织办的副主任也大致的介绍过,我们做两端的汇聚,一端在用户端,跟主体相关,我们多屏融合的业务,通过用户端的汇聚,把用户通过我掌控的管道,无论是说PAD、还是手机等,不希望被电信抢走。电信的高清交互的用户不到100万,但是它的发展趋势非常好。

  我体验过,在光网的情况之下,它的高清交互和我们的高清交互就是同质化的,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在交互上,它的用户体验还会好一些。

  以前的上海政策是一个交互,一个标清交互,我们做了200万的用户,剩下的用户我们基本上向高清增长。我不能让电信的高清交互用户超过,我一定要超过50%的市场份额。所以一个我们的用户量积聚的工作;第二个我们在终端,或者我们的平台端做积聚的工作,无论是数字电视上,无论是内容上,我们华数对这部分差不多,把华数平台引进来。

  主持人曾会明:您刚才谈到跟华数谈,华数是通过什么方式,把它的内容放到我们的内网上来?之间通的链路?

  王正军:我们有跟它的对接,在互联网上我们在做,我们做了有两三年了,刚开始做是由于出口的一些压力,想降低出口的成本。在我们网管局的支持下,把上海的所有视频商移动到我们这里。我们给它免费的服务器等,我们希望在宽带的平台上把内容引进来。我们的内容包括跟山西也实现了互利,我们链路是互相承担,按照流量结算的方式。我们跟歌华也谈。我们期望在宽带上的内容,大家相互把内容引进来。怎么说呢?对视频网站来看,拿到你的内网上来,最起码对我网页的用户有很大的商业价值。

  这也是充满未知的道路。昨天我带着我们的技术团队到歌华做了教育。这个跟我们今天的议题相关,一个是歌华,一个是和优创做一个集成,刚才我们说电信碰到什么问题,电信碰到被管道化,实际上我们也被管道化。适应它管道化的趋势,或者它受到的损害会越大。

  电信提了很多的业务管道,业务可以识别、流量可以识别的想法,但是现在落地的比较少。我知道上海电信有两个业务也是落地的一个表现之一。

  第一个业务是用户可以自动调整自己的带宽,比如说我的视频业务,可以升到10兆、30兆,如果不用的话可以降,可以随时支配这个东西。应该是跟视频优酷做了一个合作,跟优酷在网内做一些高清的首映的优酷版权节目。这些节目是跟用户收费的,它是有一个相对比较高的带宽,提供给用户高清的视频,最终跟电信分成。

  某种角度说,无论是两头,你要OTT我给你加东西,包括智能网络上的一些支撑系。我们也交流,电信在后续管道上的一些想法,我们想拿来借鉴。

  现在有了很多可以落地的计划和思路。我觉得,我们在应对OTT的时候,可以一起的应用。一个是我们跟它合作,第二我的网络要支持这块。最终我预想的是这样,将来我可能网络上有一些OTT是跟我合作的商业模式,我们分成。有一些是非合作的,我们在网络上加一些措施。我再做的极端一点,我可以对你的流量做鉴别,你的流量太大我就对你压制。

  我非常关心电信方面,电信工作的一些东西。移动走的还是不错的,是值得我们去学习。我们广电更多的是说的比做的多。

  主持人曾会明:还有一个小的问题,前年正好东方有线跟一体机的合作,当时有一个发布会。现在在一体机上,不知道你是否了解。

  王正军:一体机,我们这次通过了好几家,有几家在销售,我们的策略好像是定我们的结构包送什么,是很优惠的。

  主持人曾会明:一体机跟将来的智能终端有没有一个综合考虑?

  王正军:我们内部做这个决策的时候,我们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是一体机我们将来做智能业务、融合业务的一些平台,可能会侵害我这个平台,所以有一部分我们内部的一些技术人员,包括市场人员,认为我们不应该,我们应该限制一体机在上海的发展。还有一方的观点说,一体机是将来的趋势之一,所以我们不去占领,别人会去占领。我们基本上面达成一致的是,最终的决策是,我们在一体机的时候,这个一体机一定跟我们的付费电视节目做通了,否则的话我们就不推不付费的产品,主要是这样的策略。

  主持人曾会明:刚才说到一体机,跟智能终端,因为我觉得也是有一些密切的联系。刚才广东终端主管潘在友也介绍了一下,他讲的比较短。我们也了解到,其实广东在这块的智能终端,包括正在推的,应该在行业里面是走得比较靠前的和Wi-Fi的结合。也想再听一听您对一体机的看法。

  我们也跟一些公司合作,像设计的公司等,盘古、索尼等等,他们也想看看一体机是什么样的方式,能够跟我们的智能终端结合?

  潘在友:广东省网今年也开始做一体机方面的尝试,但是可能我们的技术口和市场口存在一定的分歧。因为市场口那边面临一个对我们利润的压力,它可能希望这个东西更快的推向市场。但是这个对我们技术口来说有一个矛盾点,就是我们要保证不管是一体机,还是机顶盒上,我们的业务要统一开发,要统一能进行一个跨地域的部署和运营。所以这个东西我们还是有一点点的困惑。

  站在技术的角度,我们这边的意见,一体机还是要跟我们的机顶盒标准规范是一样的,这样随着一体机的量越来越多,那我们以后的业务才能在那上面有一个产生相应的UP值。如果单单配应电视机厂商进行一体机的合作,或者销售的话,目前我们看就相当于一锤子买卖,所以在技术上我们不建议这样做。

  我们现在有一个共识,一体机上面,虽说有一个限制,我们不允许一体机厂商在上面留有可以跑第三方OTT业务的通道。这个是我们目前来说,不管是技术口还是市场口的……

  主持人曾会明:你们第一个是定制,第二是Store,Store控制权?…

  潘在友:由我们广东省委来控制。

  主持人曹会明:有没有涉及到操作系统的选择,有没有涉及到将来store的接口……各省如果Store在权利方面或者技术方面是分离的,有没有遇到这方面的问题。

  潘在友:有一方来牵头比较好,总局现在也在做,但是迫于市场的压力,技术上总是有一些考虑。

  我们也考虑到这些东西,但是目前市场逼迫我们没有办法,我们要去做自己的标准。如果有一方来牵头大的省网或者大的运营商,在这上面达到统一的一致会比较好。

  目前我们正在制定的规范来说,包括系统升级、应用等,我们都有一套自己相应的管理机制。就是说你相关的个人,或者是厂商进行相关的APK的开发时,它相关的东西可以都做好,但是有一个审核。审核通过了以后,我们有自己的一个签名,才能在我们的终端上进行。

  主持人曾会明:你刚才说的审核、签名,你们现在有一些大致的规划吗?

  潘在友:总体的规范已经出来了,正在做细化的工作,这个细化的工作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前端也要有相应的系统配合。如果有需要,前端可能会建一个类似于安全管控系统,包括政府中心的系统。标准的APK都可以做,但是这个东西是否能在我广东省网的终端安装,需要我们审核,测试通过之后我们有一个签名,放在相应的市场上可以安装,目前的思路是这样的。

  主持人曾会明:您应该也参加TBS组的,上午也有人讲,比如Android的应用,在TOS上,它叫一个做电片,我做一个电片之后,它那个东西可以很平滑的到我的TOS上应用,如果能做好对已有的资源是一个很大的好处。

  潘在友:Android系统主要是在手机上跑的,在电视终端上会面临一个操控等等一些问题,单纯的把手机上的应用直接通过电片的方式移植的终端,有一定的需要,但是有一定的难度。

  主持人曾会明:刚才王总他们的时间原因,把我了解的问题,直接就切入一些技术的细节问题。回到刚才提的两个主题上面来。包括对整个大部制改革下,整个广电的业务定位,蒋总在认识上有一些想法,还特别邀请了工信部的,互动媒体产业联盟的杨老师,杨老师是我们中广互联的老朋友,杨老师也在积极的推进视频游戏在整个有线行业,通过我们视频云的方式,能够在这个行业开展,他很看好这样的模式。他觉得在互联网上这样一种运营,在版权管理,包括视频的传输方面有种种的问题,在有线这种新的商业模式的构建,也在做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

  中午吃饭的时候问,他在整合相关的资源进来。这次邀请杨老师能够讲一下。站在工信部、电信这些通信口的人给我们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这次还邀请到新华网负责信息化的主编刘君,刘老师也做过广电?

  刘君:我做了12年的广电。

  主持人曾会明:我看出来您做过广电,对广电也特别有感情,您也有自己的信息化视角。想请几位看一下大部下有线业务定位和技术平台的改革。

  刘君:我原来也是做广电技术这块,做了十几年。前年写了一篇文章,互联网的十四规律,我就提到了技术领先一步,平台领先千里。

  刚才提到了通信,去通信化,为什么?在我的理解里面,通信是领先于广电一步的,互联网是领先于电信、通信一步的,只要技术领先一步,平台领先千里,差的很多。

  咱们指的是传统的,现在电信业在去电信化,往互联网这边靠。如果不靠的话,等于本来你已经被人甩开千里,这个东西还是很麻烦的事情。

  刚才王总说被管道化,被管道化还是很庆幸的。因为现在互联网和电信融合的很好,它“三网融合”已经融合的很好了,包括像咱们微博、微信的很成熟应用,它跟我们广电没有关系。

  广电现在大部制,这是广电的一个优势,原来广电靠的就是牌照和政策的力量,技术上、产业上没有优势,就是靠牌照的力量。它有两个牌照,靠牌照阻击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科技的进步是没有办法的,不是政府可以主导的,就要跟着科技走,不走就要挨打。广电被打进来,被管道化,就害怕不被管道化,自己主动开放,不要被人家打进来之后,然后再开放,就很麻烦。

  现在广电看起来很辉煌,到了晚上,下午4、5点的太阳很辉煌的,落日很快的,看见太阳是圆的,一转眼就没了,这个行业的上升是很慢的,下降是很快的。技术的力量就像水一样,你把这个口堵住了,它从那个口进来。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广电网现在没有多少的优势面临光纤化,各个块是连在一起的。你的优点是牌照、频带,这个东西一定要用好,把它变成资源。

  Android这样的系统,移动互联网的东西,它相当于一个银河的核心一样,你离开它银河系就待不了了,必须依靠iOS和Android的系统来做,必须遵守银河系的规则,不遵守这个规则就不是银河系的人,就不是地球人,肯定要被甩掉的。怎么和最新的东西捆绑在一起,我提到的也是去广电化。

  电信的研发力量比咱们要强,包括技术力量,还有产业力量比咱们强,他们很快的意识到电信是落伍的,就去电信化,广电一直没有提出来去广电化,要捆绑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应用,跟它们靠近。跟它绑在一起,我就主动自己被管道化,但是我要在利用自己夕阳落日之前捆绑一些最先进的生产力,就像固话一样,你不装固话不让你上网。

【责任编辑: 苗梦佳 】

推荐阅读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