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格兰旗下网站:中广互联  格视网  卫星界  社区
登录注册

登录X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

首页新闻正文

对话:有线与互联网电视的融合如何落地?

导语:嘉宾就DVB+OTT融合的商业模式分析、DVB+OTT的关键技术及DOF推进路线、OTT内容与应用如何与有线网合作共赢等话题进行了精彩对话。

  6月26-27日,由四川省有线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DVB+OTT融合创新论坛、中广互联共同主办的第五届双向网改与数据业务运营论坛暨第二届DVB+OTT融合创新研讨会在成都召开。

  27日,第二届DVB+OTT融合创新研讨会开幕,本届论坛主题为“从概念到落地”。对话嘉宾进行了《有线与互联网电视的融合如何落地?》的对话,他们就DVB+OTT融合的商业模式分析、DVB+OTT的关键技术及DOF推进路线、OTT内容与应用如何与有线网合作共赢等话题进行了精彩对话。


图为:嘉宾进行《有线与互联网电视的融合如何落地?》的对话

  以下为对话全文:

  曾会明:是这样的,侯总7点飞机,先给侯总提一个问题。侯总在演讲里有一个话题我也很感兴趣,就是提到整个界面的电视频道的一个橱窗展示,实际上在我的演讲里面提到了一个信息流,上午的演讲也提了这个互动的门户,在这个里面这个内容怎么来呈现呢?这里面就是说有一个信息流,那么如果是DVB+OTT在这个事情上一定会有争议和讨论的,一定会有谈判甚至是比较激烈的意见的,究竟谁来运营这个页面,侯总在这个过程中你跟各方面有一些沟通,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侯立民:谢谢曾总特意安排,关于Panel首页,这个是不是Panel有待我们探讨,再一个新的互联网空间上入口是什么形式,大致各自的位置是什么形式,这些东西又谁来决定和聚合,曾总提出这个问题其实是敏感的问题,我们至少在IPTV的产业环境里面,这个百视通的同事们他们是更有发言权,在IPTV也有很多的故事,就是说首页由谁来把握怎么管理和分配等等的问题。其实我们在回到PC互联网时代,没有这个问题,这个是大家做的浏览器里面的Panel,就是用户自己定的,最初他是一个内容,但是随着网站越来越多,他也不是门户了,比如说谷歌搜狐也走了一个门户,实际上是把每一个空间留给每一个网站,移动互联网到苹果他就变化了图表。这个之后的非常多的界面都参考了这种格局,就是尽量把这个图片化的东西放上去,所以大家最后尤其现在我们看的这些,包括百视通、小米,大家最后全是一样的,基本差不多,但是实际上大家在做这些页面的过程中,基本拿他当推荐位了,推荐位就是他最初的一个能力,每一家在自己做的时候都有一个内容,现在在互联网电视里面一台终端只能有一个集成牌照。第三方没有真正以CP的形式上来,其实在互联网电视最初的规则里面是定义了集成服务的牌照和内容服务的牌照,内容服务只停留在这七大牌照商里面。但是我刚才的这些内容牌照还没有真正的独立运行,所以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电视现在还是互联网电视,还不是电视互联网,怎么样形成一个相对比较开放的,又能够有效的监管的有序的电视互联网环境,这个是我们整个行业面对的大挑战,如果所有的内容和应用都必须通过继承服务商来源统一管理和运营,那么我们就看不到电视互联网了。

  所以说真正让环境能够繁荣起来,就需要一个有序的不光是一个政策和管理接口,而且要有一个合理的产业搭配的合作模式,要有一个技术架构去支撑他,这个技术架构就是标准,就要共同遵循,这个时候才能有操作,才能有相互的集成和关联,才能有社交和这些东西。否则的话,大家先在这个终端上面,用户要选某一个节目必须要接入一个应用再选择,所有的应用是不能交叉相连和应用的,这就违背了互联网当年的初衷。互联网是大家可以信息流动、可以连接、可以分享,其实我们谈到的这个话题就是在真正的电视互联网环境上,他是一个内容有限的环境,所以更多的需要内容更开放更能够索引更能够连接分享的。

  曾会明:来自不同的内容和应用资源的分享。

  侯立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构建这样的环境可能需要行业里面七大牌照商,可能是比较有主导型的,包括现在的这些互联网巨头,他们有好资源,包括终端厂家,因为他离消费者比较近,所以说在终端上也有一些功能和应用的资源。所谓的快速就是每一家都是四合院,这个就不是好的互联网方式,为什么在电视互联网上我们更会推荐这样的架构而不是ARPU的架构,因为这个架构我们更容易连接和分享。现在的架构完全可以内容聚合,真到某一个地方你要去运算的时候你再把一个ARPU调出来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从这个环境下我们企事业挺希望产业界的各个参与者,大家能够共同的往某一个方向走一走,让电视互联网从现在开始为他铺垫,有朝一日能够串联起来的时候能够真正的实现共赢。
    
  曾会明:谢谢侯总,我觉得侯总谈得更好,因为时间我估计你也差不多了,但是你说解决这个问题有没有直接可操作的意见呢?
    
  侯立民:我想如果有可能,首先从这几大牌照商之间来做。我想出去说一两句话有什么也许我们能够发起一个架构发展,能够从对接,共享,连接,信息流的角度大家在一个沟通的框架里面努力,这个是抛开政策和环境几家在技术标准可以做的事情。

  肖友能:首先是界面风格的事情,百视通从IPTV到我们早期他讲究的是逻辑的性,但是这是现在目前的互联网发展,包括现在新的盒子出来基本上强调互联网的扁平化,昨天百视通亚洲通信展发布了我们的第二代盒子,新的界面风格基本也是这样的,第二个事情就是EP的入口事情,因为开展互联网这个是广电的181号文,这个里面有很多的规定,其中有一条是牌照商要有一个门户的入口,所以这基本上是没有争议的事情。一分析就是说作为集成牌照商的责任,另外一个是这个本身是业务的体现,如果说我这个门户如果交给网络运营,那么因为种种原因上面了一个色情的那么怎么弄?国家他就是牌照商。

  曾会明:如果是DVB+OTT模式,那会是怎样的一个技术架构呢?

  肖友能:我们一般的合作模式就是大家一起做。关于集成平台这个事情,刚才我听侯总这么说,集成播控我们可以从各方面来理解,首先百视通的商店里面大部分不是百视通开发的,就是大家更关心的更希望看到是集成,我们有没有集成,比如说我们的视频,集成了搜狐的视频,同时我们再和一些广电运营商合作的时候,因为广电运营本身就有一些内容,我们现在和广电运营商合作,我们用的模式基本就是有一片视频的领域是跟他们的内容,就是说我们这种视频内容提升跟集成的内容是不一样的,但是集成的视频是实实在在的在做的。    

  曾会明:牌照方同时也是内容集成商,除了这个以外的也不多。
    
  肖友能:目前我们还是集成非牌照方的内容,比如说风行、搜狐这样子的。

  芮斌:其实任何业务他的核心出发是点利益,如果说OTT业务几个牌照商品合作如果说没有利益这个就合作部起来,如果说把几家合作在一起的话,这种合作和集成其实是松散的是没有价值的。我想说的论点就是说,DVB+OTT的行业模式可以构建,就是说DVB+OTT的互补性和商业模式的互补性是可以形成有效的商业模式,这种合作是有巨大的潜力,所以我想补充这一点。

  曾会明:接下来我们有请日本博士你企业的一些状况,包括对OTT的更广泛的一些看法和挑战。
    
  池上大介:谢谢,首先介绍一下NTT,他是一个巨大的运营商,而且是NTT是百强里面的企业。在日本也是提供一些服务吧,今天我就介绍一些日本的情况吧,我们NTT集团提供视频传输服务,第一个是广播叠加到光纤的业务,广播的内容跟一般的广播一样;第二个日本的广播现在已经是全部停播以前的模式,然后去年的时候就是原来的广播使用的频率已经开放了,开放了一部分对于手机广播,我们集团里面的一个公司做这方面的服务,这个服务是提供一般的广播。第一个广播带宽非常大,所以利用这个带宽来做节目,比如每天的报道和国家娱乐的小节目,但是广播有一个缺点是由于信号,就是不知道这个手机在那里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起用,所以就是有时候有可能收不到的信号。然后第三个使用IP技术代替广播,这个是子波的技术,每一个频道提供是14M左右的节目,就是IPTV的模式,所以说我们在下一代的网络提供这方面的服务。

  另外这个方面,比如说我们要原来的终端上面有什么变化,第四个是用IP技术的频道。可能今天的题目是OTT方面,所以我们就介绍一下这个部分吧,我们的OTT的用户超过245万,这一年增加了45万人,现在我们是日本最大的OTT的提供商,而且在我们的服务里面有93个频道,3万多套节目…

  曾会明:245万IPTV用户是从哪一年开始发展?

  池上大介:3—4年前,2万个左右的电视购物,全部都提供平台。然后频道就是80%,现在提供IPTV电视,4K提供的节目也有了,产生我们提供多屏应用的服务,这个是一个特点,比如说一般用多屏的时候,当然要帮忙自己的用户,这个是比较的麻烦的。然后手机就可以连接,这个也是比较方便的方法。最后我想说在日本的IPTV的一个想法和看法,为什么要提供这样的服务呢?这个是比较优秀的地方吧,理由就是有两个。现在日本提供IPTV和OTT的时候一般不要牌照,然后日本的上网的模式也有特色,比如说有线上网的时候就是没有限制,而且3G的套餐里面也没有流量的限制,这样的情况下大家都利用这个OTT的时候这个流量是非常大的,我们就提供这样的服务的,这样的时候是效率比较高的。

  第一个问题就是从流量的出入比较的受限制,我们现在做一个新的商业模式,IPTV和OTT进行一个结合,所以说我觉得这个也应该有必要发展。

  曾会明:我想要补充两个问题,一个是你说245万今年的3月份,他的每一个年缴费或者是月费大概多少?

  池上大介:两种收费的方法,一个是每个月500日元差不多40人民币吧,OTT和DVB两个模式,当时有选择的权利,应该就是3千日元左右吧。

  曾会明:在OTT的开放运营已经快开始了吗?

  池上大介:当然OTT开放的刚开始,我们利用的就是IPTV也已经开放了。

  曾会明:非常感谢,我觉得多了解了解世界各地的情况,我们每一个国家的政策不同,国情不同,但是中国的市场用户规模比较大,我想谈完这个,我们也有请到济南有线的副总,济南确实第一家开始合作,跟有线也合作过,这一块究竟做得怎么样呢?我想请谢总来介绍一下。
    
  谢立国:我们做的时候是10年,我们做的时候还不知道OTT这个词,我们做的互联网电视,到目前为止我们现在的还是互联网电视,当时为什么会想到会做这个事情呢?其实是因为10年我们准备做数字整改,我们在做的的时候一起分析了觉得要转到高清上,做完以后我们发现这个业务发展比较快,他做完了以后也会对我们有一定影响。当时的一个家电厂商已经做互联网电视,还有他们自己的一些视频网站和门户网站,不光这个他还有我们当时手里的网络媒体播放器,我们觉得这个东西有可能把我们的用户挖走,这个可以做到这个里面,出于这样的想法,一开始想的是找一些视频网站来合作,当时总局也看得比较紧。

  实际上我们看他也是有他的缺陷,在营销,服务,网络的QS上,其实他都是有的,我们拿到的问题很厉害不好用,就用我们同事的话讲就是在别人的大腿上做事,建到我们内网里来我们来出这个服务器,所有的服务器和结点我们来做,我们现在济南的所有的有线电视的用户都是一样的,这也是我们的一个考虑。

  当然,我们做这个考虑的时候也是做的一些应用,现在的体验性,当时的传输质量是没有问题的,我们就感觉到这个互联网电视的推广和运营商结合,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路径,因为大家他有他自己的互相的优势的互补。而且你不做进来他对你也是一个潜在的冲击,而且随着现在互联网的移植我们当时也做了一些,其实一直也是有很多问题的。

  我们订购率自己也有平台打包,和其他的业务差不多。这个也是一个问题,原来我也有我的平台,当时也在疑虑就是他进来了以后我这个平台干什么,我找了半天内容,和我自己的内容上去不是冲突了吗?其实后来我考虑就是的内容一般是牌照商,因为他们有巨大的优势。我们当时是高清的整转,我们在直播上也办了两个高清频道,我们不求内容就是求视频质量,就是给用户一种体验,然后我把VOD平台主要是高清点播,要做到这样的体验确实是他做不到的,他不可能有这么高的码流而且从传输上我也不会有时延和卡的问题。而且从双改的要求来讲你也不能保证这个要求,所以两种传输登陆,机顶盒上接了一个传输的线。

  曾会明:谢总是不是了解这个业务,CNTV在这个合作商他们拿到的提成或者是……
    
  谢立国:我不是管这一块的,也不是做的很好。

  曾会明:谢谢,谢总。去年我们当时讨论了一个问题,就相当于我在有线的内网来合作,我集成一个CP,当时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很多的代表他们觉得很失望说这个,怎么是革命性的东西呢?出去要革命性的东西我们整个合资出来是一个接网线一个接DVB线就可以了。这样的想法在去年的时候体现了这种愿望,就是希望一个行业能够因为所谓的OTT的概念的出现,能够也一个快速的转变,一年以来我们来看这个事情是有推进的。第二点是说首先的一个资源的合作,然后逐渐可能在有技术上,甚至在侯总讲到的不同来源可以互相的关联,这个也是我们在推进的一个目标,说实话这个过程他有很多方面的问题,技术我觉得不是太大的问题,我觉得各自的认识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我觉得还是整个的商业模式,大家是怎么里操纵的。在这方面我想听听芮总的想法,我觉得您的演讲我也觉得带来的更广阔的视野,现在的终端的变化他整个我们提供的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的服务而已。DVB+OTT如果要落地的话有什么样的建议。

  芮斌:其实这个得坚持,我刚才提高了OTT,就是没有商业模式,没有利益的话就很难了。其实这个路走了6、7年才走出这样的模式,所以我觉得OTT这个模式也不会短,他跟互联网结合就是老夫少妻,这就意味着磨合,再上旁边的也是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发生了30年,互联网也发展了20年关键从产业发展来看一个是门当户对,一个是需要磨合的话,我认为资本市场包括产业链他会倾向于快速发展,资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有最大的汇报,所以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要与互联网的发展结合。其实OTT在中国的格局下,我是比较倾向于DVB+OTT这模式,DVB是高清直播,OTT是更开放的互联网的内容,一个是强质,一个是强量,所以说这个里面可以找到一条符合发展的道路,但是这个路也是比较长的,这就是我对DVB+OTT市场的看法。

  另外我们的心态怎么跟穿草鞋的心态在一起,用一种平等的态度去做这个事情,为什么我们说我不去借别人的路来走呢?小米的模式他也在寻求,但是我觉得DVB+OTT确实也应该在市场里面有一些,新的模式能够走出来,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另外我当一点移动终端或者是移动互联网在里面的角色,因为电视机或者是电视终端其实不是我们的焦点了,在小屏互动上面我们一定要跟进,如果说这个终端不抓紧的话可能我们将来就失去了用户,这是我对DVB+OTT的一个看法,路很长但是方向是对的。

  肖友能:在商业模式上没有太多的补充。

  曾会明:实际上我有一个理解,首先他不管所谓的OTT是怎么回事,他更加的是一种资源他现在是孩子没有真正的形成资源的优势,就是说对于其他的牌照商他需要牌照的优势,转换与资源的优势。这个时候可能和有线和任何一个合作,就是作为牌照商的运用主体就能够运动起来,这一次上海的一个论坛,正好也碰在一起,那天之前的一天主题的一个研讨会,有几个电视台的台长也谈到了我们广电自己做新媒体的问题,我下午的个演讲协调说到的整个互联网的态势几乎是一个必胜的,他可以把资源串联起来。如果说我们自身广电无论是电视台或者有线网络有这种基因,百视通在这里面有了一些新媒体的符号,但是是否具备的基因可能对互联网公司来讲可能还看不上。

  肖友能:现在的这种业务模式是两种,一种是商业模式不是很清晰,另外一种是B2B的模式,这种模式是比较的接近IPTV的模式,这种能不能成功也需要时间,可能比B2C更清晰一点。

  曾会明:可能也更简单一些,所以有一个情况,我觉得其实包括上我们在北京电视台他们的战略规划会议上,几乎大家比较一致的认识都在讲实话,也没有讲实话,就是我们广电人做新媒体就没有戏,没有这个基因。我觉得广电自己去做新媒体和互联网的玩儿法至少是很慢的,但是因为他整个的发展快速,所以说我们要去适应这样的一个目标的问题。就百视通来讲上市的时候也都是一些问题,所以说体制机制基因这些问题我觉得我们目前就是这种状态,我们要承认,如果说我们一直包括前两周我们出了一个新媒体蓝皮书,我们也一块写了一篇,那里面的东西给广电自己的网站唱赞歌的东西蛮多的,但是我们会面临这样的问题,我们所谓的DVB+OTT我们更宽广的去看,实际上是广电的怎么样去服务,更好的终端的呈现形势的问题,如果说像小米我觉得至少形成互联网的营销,我也想听听咱们几位对乐视或者是小米他们的评价和看法,他们的模式会不会成功?

  肖友能:首先小米他的盒子价格基本是价格是比较的低了,所以说他们就不是靠设备来盈利的,互联网的模式是广告的模式,但是广告的模式他需要的条件就是当量够大的时候才用足够的模式,比如100万用户就基本上没有办法提供广告的模式,另外一个就是增值业务付费的一个商业模式,在中国的这种情况下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需培养,所以说B2C这种模式短期还是很难看清楚的。

  芮斌:最近有一个北京移动互联网大会,我的同事碰到了雷军,他当时传递的一个信息他说小米的模式其他的公司学不来,因为小米他是一种文化,他说这个就是把事情做极致,就是说我不在乎现在的盈利,客户认为我的东西好不好,他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团队,他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他培养的是一个米粉的文化。给我们的启发就是说,把我们现在的事情、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我相信每一条路都能走得通,从小米盒子引发出来的思考,我们是不是把一件简单的事做到极致,我们真的推到市场里面用户上这个东西真的做得好,有没有?如果说有,我相信我们的潜力不管是今天做IPTV或者是DVB或者是OTT,都可以发展,关键是我们要有对我们用户的忠诚度。

  曾会明:其实我前一段看一篇文章写的数据,确实从他的文章分析的结果来看,所以说讲小米的盒子里面来自于CNTV,但是怎么推荐和呈现全部是小米来做,其实是这样的,大家的原料是一样的,但是炒菜的手法小米是有独到的地方的。其实就是这些关键的细节,包括他的一些模式,其实就是信息流怎么去引导的问题,所以说小米在信息流的引导方面他能够符合用户的行为,他就能够用同样的原料炒出更好的菜。

  关于你提到的在日本OTTTV是没有执照管理的,你对中国的看法是怎么样的?

  池上大介:其实我觉得终端的问题也许要我的感觉要自由的来卖,但是OTT方面应该还是有几家的牌照可以利用OTT的服务,如果是这样的情况,他们提供的内容有什么区别呢?这个应该会有问题的,如果说没有牌照有可能有很多的来到中国,他们提供的服务里面也有很多的服务,中国也比较需要很多的综合的服务,牌照的问题应该是比较多。

  曾会明:谢谢,我觉得他是从用户的角度来说的一点看法,留一点时间看看台下的朋友有没有什么看法的。

  提问:华为开始从运营商出身的,你刚才了说电视就是屏幕,但是电视他仍是一个重要的平台,你刚才说的华为是一个互动的方式,就是说华为的多屏互动,那么华为会不会像乐视一样也去搞一个,因为现在做电视简单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性?

  芮斌:华为现在三个业务单位,一个是单位的运营商的业务单元,一个是企业数据通讯的,另外一个产品是消费业务单位,其实不是只有手机,消费业务单元也包含了几块业务:第一块是手机,第二块是移动通信数据模块,这个我们是排在全国第一的,第三个业务是数字加密产品,包括机顶盒和家庭的网关,第四个是语音业务,就是包括个人云储存,这个我们在全国有5千万的用户,这是华为的运营商的。

  我对这个产品来说电视机是永远不会消失的,放在家庭的那张屏我们使用是家庭构成的,出去说家庭的还存在他的屏幕,存在的就像西方的壁炉一样,所以说这是一种家庭的文化。我认为其实这个在电视机这张屏幕,家庭的存在他一直会存在的,只是他的表现的方式不一样,他可能是一般块大屏幕,或者是一面墙壁,所以说我觉得是可以存在的,你说华为是不是可以做一块这张屏幕?我们商业为导向的公司,如果市场有这个需求,我们就会做。

  提问2:这边有几个简单的问题,就是我们知道中国是渗透率非常高的地方,那么这个运营平台上你怎么看待?如果说DVB+OTT里会不会跟这个搭上呢?

  肖友能:首先,电视机厂家更多是站在社会厂家来看待这个问题了,对于百视通是站在内容的经营来看待这个问题了,两者的出发点不一样。我们知道现在的智能电视,这个现在大概中国是出产在60%以上都已经是智能电视的,他的激活率在25—30%之间,到目前为止的激活的用户在2千万左右就是在全国,用户在买互联网电视的时候,用户买回来这个电视的时候,他会直接牵一跟网线来看这个电视这是一种使用方式。这种使用方式的话,目前中国是40%左右的是百视通的,另外一部分是华数和CNTV的,所以这个是我们非常看中的一块市场。我们公司有一个专门会每天的分析这个情况,产生通过这种大数据的分析发掘用户的习惯,所以说这是我们B2C的模式。我们现在所说的OTT是我们目前说的是面向运营商的,他是用智能机顶盒而不是电视一种形态,这两种业务我们都在发展,也在这个过发展过程中去寻找这个商业模式,这个其实并不冲突。

  芮斌:我们说电视机和机顶盒一直是相伴相随的,最早的我们是看的卡带,然后是VCD,然后是DVD再有蓝光,这个盒子一直是伴随着电视机的。所以他的单位周期也很长,但是机顶盒的寿命是1、2年,所以说电视机再发展仍然存在盒子,只是说不一定是现在存在的这种形态。

  提问3:你们在用频率不够的问题?你们的节目高清节目都是8M以上的,那么OTT那种的码率是多大?相应的接入方式是什么?第三个OTT我的理解你们采取的DVB+IP的方式,刚才你效果不是太好能不能具体说一下用户发展情况,然后这种方式你们感觉对抗IPTV和现在的OTT效果怎么样?

  谢立国:因为我会把内容传播到插入做分布方式的分开,就是不同的前端去做,这个根根据需要去做,本身我们也有预留,我们大概预留了10来个吧,而且在分布式里面也有考虑,但是现在部署的少这得看用户量,所以这样我们是这样来做计划的,而且现在的至少插入的方式也比较的便宜,我们觉得这是一种模式,带宽质量有保障的话这种方式也可以消失,但是近期我们觉得他还是很有价值的。

  另外一个实际上是我们双向网改的方式,现在在网络改造我们是不属于EOC的,所以说这两种方式都有,如果说他这个我们的内网来看CNTV正常,卡的应该是网络改造的质量有问题,中间可能有一些瓶颈什么的。

  至于说营销,我刚才说和别的业务包括和付费节目我们都把他叫成增值业务,本身OTT的业务既没有说他一定会比较的有亮点,但是也没有特别差。他实际上就是整个的业务营销和市场推广,包括整个体系,跟整个工作有关系。我们到成都来也学习了一些做法,我们也想把各种增值业务推一下,这是最近忙活的事。

  曾会明: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最后我看大家一句话比如做一个预测什么,或者是对今天会议的一个总结都可以。

  肖友能:经过今天的会议,我觉得大家在一块沟通和交流非常的必要,我们也是在这个产业圈里面,谁做了什么事情,我们知道这是一个生态系统,我们也看一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然后在这个合作中找到机会。

  芮斌:终端这个会越来越强,第二个是内容是个性化的内容,所以说少年派奇幻漂流就是希望大家拥抱终端,拥抱互联网,拥抱产业链,然后我们抱团才能够坚持最后。

  谢立国:这个行业不管是技术还是运营环境变化非常快,我想作为运营商所有的业务不管大家搭建,卖出去才是硬道理,卖出去才是我们的出发点。

  池上大介:我是QS方面专家,这个方面我可能不一定知道,先了解中国的情况,了解其他国家的情况也是比较的有意义的事情,我也愿意和大家做更多的交流,谢谢。

  曾会明:应该说今天的内容还是蛮丰富的,大家一天下来各个的报告也谈了的内容,我们讲的具体的制作的工具,从界面到流程,就是可以看到我们去年提出这样的一个概念的时候,走到今天很多事情从概念到现在在落地,第二个事情我觉得突破性的进展甚至是一个产业。因此包括OTT有比较大的变化,用户还是有一定的增长,包括互联网电视来说山寨很多,可能要更多一些,但是从我们OTT的模式一下,能够在整个商业层面获得收入的话,这一年的进展并不大,大家也坚持着往前走一步,但是要实现这一步,这一年的进展并不算快。

  第三点我觉得DVB+OTT融合创新论坛其实我们更加的明确了方向,第一点在互联网大的产业前提下,你作为一个资源的整合,这种已经是成为一个必然要去推动的事情,其实现在卡很多,我觉得现在是一个观念,第二个是开放性,然后是一个可操作性,基本上是的程度,机遇商业模式的问题我们想通过探索和研究调查去搞清楚我并不认为是可行的,我认为在DVB+OTT这个模式我是这样的一个看法。作为本次论坛主办方之一在这里也感谢各位嘉宾,我们今天的论坛就到这里。

返回第五届双改论坛与DOF2013专题页面

【责任编辑: 苗梦佳 】

推荐阅读

热门标签

作者专栏更多

关注我们

    中广互联
  1. 大视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社群平台,重要新闻、独家视频、深度评论分析,推动电视行业与各行各业的连接。

  2. 电视瞭望塔
  3. 集合电视台、网络视听、潮科技等各种好玩信息。

  4. 5G Plus
  5. 专注于报道广电行业新鲜5G资讯,致力于成为广电行业有权威、有深度的5G自媒体平台。

  6. 4K8K
  7. UHD、4K、8K的最新资讯和最深入的分析,都在这里。

  8. 中广圈子
  9. 视频产业的专业圈子,人脉、活动、社区,就等你来。

  10. 格兰研究
  11. 我们只沉淀有深度的信息和数据。

  12. 卫星界
  13. 致力于卫星电视信息、卫星通信技术、天地一体网络应用案例、以及广电、通信等产业的市场动态、政策法规和技术资讯的传播。